「如果當時有AED⋯」大武部落CPR證照密度冠全台仍傳憾事,田知學盼每個部落都有AED

屏東原鄉部落近年積極推廣急救訓練,當地衛生所都會邀請消防隊或其他機構前來講課,而這次邀請田知學醫師親臨教學之外,還有中保關懷社會福利基金會AED團隊的訓練員、AED機器及「安妮」前來共襄盛舉,提供霧台民眾實地操演急救教育的口訣與步驟。

期盼每個部落都設有AED的田知學醫師,日前深入霧台鄉三部落推廣CPR+AED教學。

 

「有誰知道,身體哪兩個器官,只要其中一個沒有運作,那這個人就會死掉?」正在進行推廣教學的田知學醫師舉著手,環視課堂學員,有位坐在角落的大叔不假思索地回答:「心臟跟肺!」田醫師又問:「有一個器官非常敏感,如果它開始走向爛掉的過程中,這個人即使被救回心跳呼吸,但這個器官的功能回不來就會變植物人,是哪個器官?」「腦!」「大腦!」這個答案此起彼落地在人群中響起。田醫師很驚訝地看著學員們說:「你們昨天晚上有念書齁?」眼神盡是讚美。

霧台岩板巷是由黑灰色板岩平鋪於地上砌成的原住民文化步道,兩邊有陶壺裝飾。

 

部落獵王的房舍外觀,仔細一看,屋簷下吊掛著山豬下顎牙床,數量驚人。

 

位在衛生所旁邊的瞭望台,可以俯瞰谷川大橋以及鄰近山巒風景。

 

在霧台這3場急救教育訓練推廣活動,部落學員展現出主動正面的回應,以及旺盛的求知慾,讓課堂毫無冷場!氣氛能如此熱絡,原因在於衛生所與部落發展協會近幾年,經常舉辦急救課程講座,將最新急救知識帶進部落,加上民眾積極參與,潛移默化之下,人人有問必答。

田醫師以互動問答的方式開啟急救教育課堂,讓部落學員記憶深刻。

訓練活動中,田醫師仔細講解急救步驟與動作,讓民眾實際體驗時更上手。

 

在大武部落,會施行CPR的人口密度相當高,但他們依然想要不斷練習並精進,因此邀請田醫師到部落再為他們上一堂課。

中保關懷社會福利基金會AED團隊高雄分部訓練員蔣嘉真(中),仔細指導大武部落民眾使用AED,以備不時之需。

 

中保關懷社會福利基金會團隊副總陳柏全(左一),與高雄分部經理林素圭(左三),全力協助這次在屏東霧台的訓練活動。

 

部落民眾積極發問,若施行CPR時壓斷肋骨怎麼辦?

 

田醫師教學時提到,「我們跪在呼吸心跳終止的人側邊,雙手交疊以垂直角度下壓5公分,每秒2下的速率,才能確實執行胸外心臟按壓,下壓時會聽見喀拉喀拉的聲音,就是肋骨被壓斷的聲音。」不少民眾聽了不免擔心,這是不是會造成二度傷害而膽怯去協助,魯凱皇家學院的長輩就憂心地問及:「施行CPR時,如果不小心壓斷對方肋骨怎麼辦?」

這次於魯凱皇家學院舉辦的急救訓練活動,吸引部落老老少少前來參加。

當天前來參與霧台鄉公所場次的學員,為民宿、餐廳業者以及公務人員居多。

訓練課程中,魯凱皇家學院的長輩向田醫師提出擔憂:「幫別人施作CPR時,萬一壓斷他的肋骨,該怎麼辦?」

田醫師解釋,「當CPR執行胸外心臟按壓時,對象會是死的人(即心跳與呼吸停止的人),我們不會對活的人壓胸。在實行CPR時,肋骨可能被壓斷,或是軟骨被錯位是可以被成立的,但是肋骨斷了會自行復原,只是很痛,除非是斷掉的肋骨把旁邊的血管弄破了,造成氣胸、血胸。但實行CPR的重點在於,我把『正在死掉的人』從死亡救活,有時候病人回來埋怨或是罵我說,他的胸口痛,但我覺得沒關係,因為我把你的命救回來了!」田醫師真誠闡述自己的想法讓學員安心,告訴大家不要害怕去救人。

田知學醫師與謝孟廷醫師(右)雙人演練,傳授如何針對嬰幼兒施以哈姆立克法。

針對嬰兒胸外按摩,是以雙手大拇指按壓胸骨中間,深度5公分。

因為自己懷有身孕,來自牡丹鄉的照服員兼活動指導老師丁敏祺(左)與她的同事戴珮淳,積極尋求關於嬰幼兒的急救方式。她表示,部落中也有許多孩童,有些特殊時刻也需要救助,希望能確實學到急救方式把握黃金搶救時間。

 

疫情時代防病毒,「背後CPR」行不行?

 

網傳可以做「背後CPR」,是真的嗎?田醫師表示,目前急救施行都是依循「美國心臟協會」的標準,目前公認最合適的還是正面施救的「叫叫壓電」。「背後CPR」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間被拿出來討論,主要是因為可降低施救者被感染病毒的機率,但田醫師強調,從背後壓,壓的是脊椎,必須更小心,應該要由專業醫療人員執行,不建議一般民眾嘗試。

 

當天還有民眾問道「請問,我們猝死能自救嗎?」田醫師解釋,「猝死多數原因為急性心肌梗塞、腦部的出血中風、肺動脈栓塞、主動脈剝離等等,但是這些人很難自救,有三分之一的人就會直接倒下,除非到醫院才有辦法救。」田醫師建議,當你發現自己的胸痛好像快昏倒了、盜汗、胸口好像有東西壓著快要沒辦法呼吸了,這就是很明顯心肌梗塞的症狀,自己應該即刻求救。而在部落中,大家互相關心照應,也具備急救知識,應該可以避免這樣的憾事發生。

當天參加CPR+AED課程的部落民眾,皆可獲得一張課程證明。

田醫師急診室夥伴謝孟廷醫師(中),耐心指導部落兒童使用AED。

 

大武部落超前部署,3成村民領有CPR證照

 

霧台幅員廣大,距離霧台行政中心較遠的大武部落,早已練就一身急救功夫。大武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顏文慶表示,大武部落距離霧台衛生所比較遠,因為交通不便,救援更加困難,部落居民早就開始學習急救,好在等待救護車抵達古仁人橋之前,可以喚回病患的心跳與呼吸;顏文慶還提到,107年時,就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大武部落民眾拿到CPR證照,密度為全台之冠。

大武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顏文慶表示,兩年前部落自行加強民眾急救訓練,讓三分之一以上的居民都學會CPR,密度在當年為全國之冠。

大武青年發展協會理事長杜超勇,邀請田醫師到大武部落分享急救經驗,同時指導如何正確使用AED。

在五年前,大武部落開始發展觀光,以「哈尤溪遊程」吸引不少外地遊客參訪。哈尤溪溪谷有著美麗的岩層,因為含有鐵、硫磺、石英等礦物形成紅、黑、黃、白等顏色,壯觀的五彩岩壁與清澈溪水,蔚為奇觀成為熱門祕境,不少人慕名而來。然而,在顏文慶接任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當天,2020年1月18日,有一名遊客因為身體不適在溪谷暈倒,當時因為沒有AED急救最後還是回天乏術,讓他很難過。因此,他期望每個部落都該有AED並學會使用,才能即時挽回寶貴性命。大武青年發展協會理事長杜超勇也籌組了「哈尤溪救援隊」,並協助部落青年考取證照,規劃針對該村急救的SOP,用來救助部落病患與遊客性命。

哈尤溪岩層因含有鐵、硫磺、石英等礦物形成紅、黑、黃、白等顏色,蔚為奇觀。(圖片擷取自「大武哈尤溪自然人文生態體驗」臉書

 

因為大武部落發展觀光,大武青年發展協會特別成立「哈尤溪救援隊」,受過急救訓練的青年可協助部落居民以及外來遊客的救護工作。

 

這次田醫師來到霧台三個部落分享很重要的急救觀念,隨行的中保關懷社會福利基金會AED團隊提供了專業器具與人員協助急救練習。田醫師表示,「目標是希望未來每個原鄉,至少每一個部落都能有一台AED,然後每一個人都會CPR+AED,才能及時搶救自己心愛的人、或是其他人,即使只有一個人學會,因此而救了一個生命,對我們而言就是莫大的鼓勵!」如果長時間沒練習急救動作,擔心忘記也沒關係,田醫師與大家分享,可下載「全民急救APP」有完整且最新的急救知識可以複習,隨時加深印象以備不時之需。